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靖国策_ 第一三五章 最后较量(一)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1-01-14 19:18 浏览:
    当晚掌灯时分,整座县衙寂然沉静,姚淮源独自站在中院正房廊檐下面,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他身上,拉出一条斜长的影子。

    他从县学回来之后,再也没有见到史远道和卫之胥的踪影,不用问,一定是躲在某处扒拉那一牛车的册籍经卷,企图从里面找到贾怀道藏匿其中的那本交易账簿。

    这个时候没有史卫两个奸人盯梢,正好可以带佐审官宋鸿铭去见轩辕昭。

    想到这里,姚淮源转身走到宋鸿铭居住的寝房门口,却见房门洞开,里面漆黑一片,他有点诧异,难道宋鸿铭也不声不响地出去了?

    他正在疑惑之际,突然从里面传来一道低沉阴郁的声音道:“姚大人,你是在找宋某吗?”

    话音未落,就听咔嚓一下室内火花四射,随即眼前豁然明亮起来,就见宋鸿铭端着一盏油灯缓缓从里面走了过来,火光照在他那张憔悴枯瘦的白脸上,显得异常诡异。

    姚淮源吓出了一身冷汗,抚住胸口定了定神才道:“宋大人,屋子里乌漆墨黑的,你怎么不燃灯啊?”

    宋鸿铭露出一个十分勉强地笑容道:“哦,宋某习惯了在黑暗中独坐。请问姚大人找宋某有何要事?”

    宋鸿铭虽然比姚淮源小了几岁,但他是从五品的中奉大夫,比姚淮源的官阶至少高出两个等级,如果没有宁江府这个烂摊子扯着后腿,来日必会直接升迁为朝廷给舍封驳官,进而理所当然成为宰执大臣的储备人选。

    现如今在制勘院里,两人一个是主审官,一个是佐审官,虽然说是临时搭凑的班子,那也有上下级之分。

    姚淮源轻咳了一声,稍微端了端腰带道:“嗯,是这样的,明日就要正式开始提审问案了,本官想请宋大人辛苦一趟,今晚先去找被告了解一些基本案情,不知宋大人意下如何?”

    姚淮源怕他推托不去,故意以问案的由头,支使他去见轩辕昭,这样一来,宋鸿铭就算再不情愿,他作为此案的佐审官,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

    果不其然,宋鸿铭放下手中的灯盏毫不犹豫道:“既然是主审官大人有令,宋某自当从命!”

    从他一点没有拖泥带水的言辞腔调里,姚淮源听得出来,他对去见轩辕昭不仅没有抵触情绪,似乎多多少少有点正中下怀的意思,难道他一直在暗中盼着与轩辕昭见面?

    姚淮源领着宋鸿铭走到西跨院门口,亲自交待守卫的亲兵对他放行。

    一名护勘亲兵在前头提溜着灯笼,引领着宋鸿铭径直朝轩辕昭的寝房走去,他们老远就听到三个人在吆五喝六地高声喧闹,好像是在喝酒猜拳。

    宋鸿铭眉头一皱,这三个年轻人的玩心可真够大的,谋反大罪这样的高帽子扣在头上,居然还能玩得如此肆意聒噪,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令人奇怪的是,他们作为被严加监管的被告犯官,从哪里弄来的酒菜呢?

    宋鸿铭走到房间门口,伸头往里面一瞅,顿时啼笑皆非,三个人席地而坐围在一起,哪是在喝酒猜拳啊,分明是在抓阄猜输赢,每个人脸上横七竖八贴满了小纸条,只露一双眼睛,根本认不出来谁是谁。

    宋鸿铭用手虚掩住嘴巴轻咳了一声,心说你们可真会苦中作乐啊,不过转念一想,长期软禁没有人身自由,如果学不会自己找乐子打发时间,还不得把人给憋闷死啊。

    正对门口的轩辕昭抬头瞅见宋鸿铭过来了,刷的一下将脸上的小纸条全部扒拉掉,急忙站起身躬身施礼道:“原来是宋大人深夜来访,晚生轩辕昭这厢有礼了!”

    岳钟麟和毕宗卿赶紧一骨碌爬起来,顾不得弄掉脸上的小纸条,也照着轩辕昭的样子躬身施礼,不过,他俩一开口说话,脸上的小纸条闻风起舞,看上去异常滑稽,惹得一直以来郁郁寡欢的宋鸿铭突然很想发笑。

    轩辕昭伸出双手暗自在两个活宝屁股上轻拍了一下,示意他们哪凉快去哪呆着去,接下来他要和这位举足轻重的宋大人,面对面好好盘盘道。岳钟麟和毕宗卿两个人打着哈哈,借口出去赏月,这样屋子里就只剩下轩辕昭和宋鸿铭二人了。

    宋鸿铭背着手在屋舍里瞅了半天,这里除了一张床铺,两把破竹椅之外,再无余物,连张可以铺纸置墨的书案都没有,如此简陋,怎么书录案情啊?

    轩辕昭见他默不作声地四处观瞧,一眼就洞穿了他的意图,肯定是奉了主审官姚淮源之命前来问案,眼下正在琢磨从何处下手呢。

    轩辕昭暗自摇了摇头,这位曾经主政宁江府的父母官,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骑墙过日子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看来今晚必须狠狠地敲打敲打他,否则一个前途远大的能臣干吏就这样消沉堕落了。

    他想到这里,轻笑一声道:“宋大人,不用看了,这里没有笔墨纸砚,也根本不适合在此间做笔录问案。今晚主审官姚大人让您来这里,其实不是让您来问案子的,而是晚生想找您好好聊聊。”

    轩辕昭说着拉了一把破竹椅摆在宋鸿铭身旁,自己则把另一把破竹椅摆在了他对面,然后打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请他坐下来细聊。

    轩辕昭变被动为主动的举措,着实令宋鸿铭愣怔了一下子,看得出来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大概是没想到主审官姚淮源会为一个被告犯官传话吧。

    两人坐下之后,轩辕昭紧盯着宋鸿铭的脸,开门见山道:“宋大人,您不会也相信那些诬告我们谋反的谣言吧?”

    宋鸿铭脸色煞白,绷着嘴唇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你觉得宋某相信或者不相信,有那么重用吗?”

    轩辕昭郑重其事的点着头道:“至关重要!晚生三人都敬重您的为人和声望,只要宋大人不相信我们谋反,晚生坚信,您决对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奸佞小人陷害的!”

    轩辕昭这翻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矫揉造作之态,充分表现出对宋鸿铭人品的信任。

    宋鸿铭听完之后,脸色突然涨得通红,不知道是羞愧的还是激动的,过了片刻,神情稍缓之后,他长长叹了口气道:“说句实在话,自打在临界驿馆偶遇,宋某对阁下一直欣赏有加,那是因为从阁下身上,宋某能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可惜时过境迁,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一个自身难保之人,不值得你如此信任。”

    宋鸿铭说到此处,突然一口气呛到肺管子里,连声咳嗽起来,憋得脸红脖子粗,看上去既窘迫又无奈。

    轩辕昭默然盯着他看了好一阵子,这个人当年以雷厉风行果敢坚毅著称于朝,短短两年的功夫,已经被痛苦折磨得不成样子,想想真是令人折腕痛惜。

    轩辕昭见他的情绪再一次慢慢平抚之后,于是从怀里掏出来一纸信笺递过去,然后用诚挚而又坚定的语调道:“宋大人,晚生深知您的苦衷。不过,相信看完这纸契书之后,您再也不会有任何顾虑了,所有的痛苦彷徨,将在今晚彻底终结!”

    宋鸿铭将信将疑的接过那纸信笺,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一张十分考究的宣纸。这张宣纸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几行蝇头小楷,结尾处有一个鲜血的指纹印。

    宋鸿铭看完之后,突然激动得嘴唇直哆嗦,两只手抖得连那张宣纸都快捏不住了,他用发颤的声音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这是真的吗?”

    轩辕昭微微一笑道:“宋大人,您不会连自己的笔迹都认不出来了吧?”

    宋鸿铭腾地站起身来,急步走到室内的一盏油灯跟前,凑在亮光下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确认真是自己的亲笔手书之后,突然毫无征兆地蹲了下去,然后抱着头失声痛哭起来。

    轩辕昭完全没想到,他的情绪波动竟是如此剧烈,一个堂堂的五品大州守臣,一个学富五车的博学鸿儒,竟然旁若无人的哭泣起来,可见这张亲笔手书对他有多么重要。

    事实上这纸亲笔手书放在不同人手里,就有截然不同的结局,既足以令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也足以令他起死回生重新做人。

    此刻岳钟麟和毕宗卿在院子里四处溜达,他们在装模作样的凭空吊月,其实两只耳朵一直在注意正屋里的动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男子压抑克制的哭泣声,两人顿感心惊肉跳,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正想跑过去看看,就在这时,从院门方向走过来一个黑影,毕宗卿赶紧低声喝问道:“是谁?”

    那个黑影边走边道:“不要惊慌,是我!”

    岳毕二人听着比较耳熟,走近一看,原来是主审官姚淮源。

    姚淮源悄声问道:“他们聊得怎么样?”

    岳钟麟忙道:“姚大人,您来的正好,里面好像出事了,有人在哭!咱们赶紧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姚淮源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于是大手一摆乐呵呵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哭就对了,不哭才不正常呢。看什么看?呵呵,你们俩啊,还是陪老朽在院子里看嫦娥姑娘吧!”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