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幺女有毒_ 第二十六章 急不可耐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1-03-24 08:39 浏览:
    我假装有些镇静的说道:“你这鸭做的不错。

    转头又朝着极度想躲起来的丫头说道:“丫头以后买鸭子不要买百斋楼的酥鸭了,这儿的好吃些。”

    “是,小...公子”

    他也不搭腔,就看着我们主仆在这儿说着话。嗤嗤的笑着说道:“你是专门跑我这来吃鸭子的么?”

    我喝了口茶水,朝着丫头示意,只见她跑到外殿去给我们把着风。“不是的,我来是想问一下关于我前几日生病之时京都传出来的流言,我想知道幕后的主推人是谁?”

    他拿走我刚刚喝酒的酒樽,手势轻盈的在杯中盛满了酒水,便要往他嘴边送去。

    “等一下”我看出他的意图,有些反常的叫了一声。

    “你这儿杯子还能缺?你喝我喝过的,这个不妥吧。传出去多不好。”

    “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来找我就别想着还能跟我划清界限了。况且这点小事怎么会传的出去。”说完便将头一扬。

    “你前些日子生病,我应该去探你的。”

    “可别,灵王都没来,你这堂堂东宫太子可就更没有理由了。”我仿佛跟谁赌气一般有些气冲冲的嘀咕道。

    “你很希望龙玉灵去看望你?”他的话语伴随着他周身明显冷下来的气势就这般的钻入我的耳中。

    龙玉樽是不会承认自己小小的吃醋了一下的。

    我摇了摇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的说道:“我可没那意思,我比较关心那流言是谁传出来的。”

    我看他明显缓和过来的气势,觉得减压了不少。“你心中没有怀疑的人选吗?”

    “灵王这个人我是看不懂的,丫头说是灵王吩咐灵王府的管家放出来的流言。”

    我内心下意识的更加相信他的话,我看见他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我的眼眸里面顿时写满了惊讶,这灵王这是何意?

    “那太...龙公子你觉得龙玉灵这是何意?一个王爷为啥搬起石头砸他未婚妻的脚啊?”

    他的指腹轻轻的摩擦着酒樽的边缘,“我对他知之甚少,并且我个人觉得他并不如表面那么简单,他手中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势力一直存在着。不过此事你无需着急,你可以试着去找他,或者以书信给他,我总觉得他在等着你去找他。”

    “他在等着我去找他?”我惊讶的说道。

    “我这得多掉价啊。”我轻声的嘀咕着,却还是被他给听见了。

    “你呀,可以让丫头做引路嘛。至于你们在何处见面相商,讲些什么到时候你都可以做决定。”

    “不过阡陌,我很好奇你当时是怎么找上灵王做挡箭牌的,我当时只见你不想嫁于幽王,却也没有半丝要嫁给灵王的意思”他气压低沉着问道。

    我觉得此刻我和面前这个男人像极了两个狼狈为奸的坏人,正在密谋着什么一样。我摇了摇头说道:“是他主动找到我的。”

    “哦?那这个灵王还真是有意思了、看样子本太子平时对他的关注太少了,是我疏忽了、”说罢摇了摇头,好像表示着惋惜、

    “也许他现在手里的势力已经都完全成型了。”

    我有些不知就里的说道、

    “你说的对。我见那个百斋楼就可疑的很。况且据我调查这民间有一个巨大的组织,不知道是何人领导的。”

    “追着线索查下去,肯定会有眉目的。狡兔三窟,你的那些弟兄们哪个没有好几处办事的地方,你这儿也只是你的冰山一角吧。”

    说完我冲着他翻了个白眼。

    “阡陌聪明,我相信我们是良好的合作伙伴。”

    “伙伴都是互帮互助的,你得帮我个忙,若我他日想解除与灵王的婚约,就全靠太子你了。哪怕被皇家退婚也好,名声并不无所谓。”

    此刻太子脑中想到了我那夜说的话,我并不想嫁给皇家的任何人。

    “那若是传言你未嫁人便与人苟且呢?”

    我胸中一顿,巨大的痛苦袭上我的脑海,上辈子就是毁于与人苟且四个字上。是他,真的是对面这个男人,那我此刻是不是正在与虎谋皮。忽然间冷下了眼眸,咬着牙说道:“恕我大不敬,太子是否不愿意见到我与灵王成婚?”

    他点点头,可能是比较理解我为什么突然间就疏离了起来。“若传言你与我苟且,那你便嫁不成灵王了、”

    听到此话的我只觉得自己的下巴被惊到了地下,他这么说是不是代表不是他了。我有些磕磕绊绊的说道:“你个太子就只能出这样的馊主意?”

    “这可不是馊主意,你的婚事是父王亲口允下,除非你与灵王的哪个兄弟生米煮成了熟饭,否则你这婚事是退不下来的。到时候阡陌你可能就不能做太子妃了,最多只能是个东宫里面的侧妃。这些都是能预想的,还有父王的怒火和你家相爷的家法。”

    我摇了摇头说道:“相爷不会的,他之前巴不得我嫁给幽王,现在幽王不行了。之前还讽刺我这个灵王的正妃还不如做幽王侧妃的怀柔来的风光呢。不过好歹我这样的话名声倒是彻底被你毁了个干净。”

    “毁的干净好啊,这样别人就不会肖想于你了,这样的你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我心间咯噔一跳,这分明是从一个坑掉到了另一个坑。我有些讪笑着说道:“且不说目前还没有传这样的流言,哪怕有,也只是流言,做不得数吧”

    “我先去找灵王了”说完并不看此刻有些怒气的太子,离开餐桌拉着丫头便走了。

    太子面具下的狐眸危险的眯到了一起,我都赔上我太子的声誉了,你倒还不乐意了,郁闷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丫头,你之前有没有了解过灵王啊?”

    只见她的头摇成了拨浪鼓一般,“小姐,我们从未与灵王接触过,我还真不知道当初小姐你是怎没想的?我一直跟在你身边,从没见你将你的玉佩给别人过,你这是什么时候和灵王交换了信物的我都不知道。”

    “好啦,不该你知道的别瞎抱怨。你家小姐我这回有些看走了眼,目前还是早早地解决这留言比较靠谱哦。我们先回府,再商量对策。”

    在相府的路上走着,看见许多家丁们低着头正在一排排恭敬的端着许多瓷器朝后院走去。

    我皱了皱眉,事有蹊跷

    “站住”

    听见我声音的家丁们停在原地,为首的家丁放下手中的青花瓷朝我小跑着过来。

    “给嫡小姐请安。”

    “免了,这都是给谁哪个院里送去的啊?是赵夫人现在爱上青花瓷了?”

    “不是呢,嫡小姐。是三姨娘的善水院,老爷让吩咐给三姨娘赏玩的呢。”他点着头哈着腰满脸堆着笑容的说完这些话。

    我心中直呼不好,早上才叮嘱过爹爹不要过早地接三姨娘出来,怎么这才下午就闹的整个相府都知道了,爹爹明明早上是听进去了我的话的。

    哦,是了。这个三姨娘还真是不安分,沉不住气。

    以为有相爷护着便万事大吉了。还真是天真。

    你自己跑出来了,万一被人暗害了,我可不再管你。

    我匆匆的像书房走去,可是我转念一想此刻相爷十有八九应该在这个重新得宠的三姨娘的善水院处。

    “走吧,三姨娘大喜,我也该去恭贺一番。”

    果然

    入目便是看见善水院的院门处摆放了许多的鲜花,整个门庭一整而新。殿内充满着欢乐喜庆的气息,可是我不知道为何分明看见了这内院里面的悲凉。

    家丁们将瓷器放下便又跑了出去说是还没拿完。

    我未入门便听见三姨娘发嗲的对着相爷说着话,撒娇的哭诉着自己对相爷的想念,说着腹中的孩子。

    我进门便看见一向威严的相爷偏着头轻轻的贴在钱香凝的肚子上,低低的说着:“儿子诶,快快长,父亲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你。”

    我看见三姨娘满头的珠光宝气,全身的绫罗绸缎,面上带着意气风发出人头地的快意。

    再无昨夜在那小破院子里面的颓废和彷徨不安。

    她并不知道,好东西来的越快,失去的也快。

    我冷笑着,凭着那大夫人的手段,你估计笑不长久,没了孩子你便什么都不是了。

    不过正是因为这三姨娘的事情,才使得大夫人将算计的目光从我的离殇院换到了善水院。

    我看到三姨娘分明看见我却装作没看见的模样,让我心头冷冷一笑,这个女人昨日还朝我磕着头,还说会耐心的等待,还真是条容易忘恩又急不可耐的白眼狼。

    “女儿给爹爹请安,恭喜三姨娘。”

    相爷才她腹上抬起头来。我很久没看见相爷脸上有这般开心的笑容了,那有些皱纹的眼角都满带着笑意。

    “哦,是阡陌啊,来找爹爹我有何事啊?”

    我也注意到了这三姨娘此刻并未朝我行礼,只是一心摸着自己的肚子,仿佛没有听见我和父亲的话一般。

    “并未有什么大事,只是女儿今夜与人有约,希望父亲大人批准安排马车。”

    “小事,你且去,跟管家吩咐一声便好。”被喜悦充斥着头脑的父亲都没有细问我的去处,不过无所谓,不问更好。

    我见父亲的手挽着三姨娘的胳膊,满怀恣意的模样。我轻轻的插嘴道:“爹爹,昨日夜间我见到二姨娘饭后教着小蓉儿在读书,不如爹爹请来之前教我的先生来教蓉儿读书识字如何?”

    “好,只是父亲最近事忙,这事儿你来处理吧。”

    我倒没猜到父亲居然不管这件事,前些日子明明还是答应着我的,事情多到的连开口找个管家的时间都没有?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