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资讯 > 健康 >

高考687分的重症眼疾学子:喜欢哲学,已填报北大元培学院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1-07-01 09:17 浏览:

刘翰文(右)与妈妈的合影。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刘翰文(右)与妈妈的合影。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6月29日,澎湃新闻一篇关于“重症眼疾学子高考做‘大字卷’考了687分,他说天无绝人之路”的报道受到网友关注。网友们感慨:“眼虽有疾,心如明镜,比一般人都厉害得多”“人才就是在艰苦奋斗中造就!”
这位励志少年是今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翠微学校的高三学子刘翰文。刘翰文因先天视网膜问题,双眼视力仅为0.08,只有眼睛距离书桌5公分左右时才能进行阅读和书写。今年高考,刘翰文做“大字卷”考出了687分的好成绩。
29日傍晚,在北京公主坟附近的一家商场内,澎湃新闻见到了和妈妈刚刚健身结束的刘翰文。刘翰文告诉澎湃新闻,受益于有特制的“大字卷”,他今年高考读题比平时考试要轻松很多,各科都发挥出了自己的水平,语文考了132分,数学136分、英语137分、政治分91分、生物91分、历史100分。
“高考成绩出来后,我接到了北大、清华等大学招生办的电话。我比较喜欢哲学、历史、政治等明显偏文科的专业,经考虑后,目前已经填报了北大元培学院。”刘翰文说。
刘翰文的妈妈侯瀛告诉澎湃新闻,北京高考成绩出来后的第二天(6月26日),她和刘翰文就受邀去参观了北大元培学院,并向学校说明了刘翰文的视力情况,北大表态“这个不是事儿,我们学校什么样情况的学生都有,安全等方面都不用担心。”
今年18岁的刘翰文身高1.83米、体重近100公斤,高考结束后就和妈妈一起开始了健身计划。“他看起来不算很胖,但实际脂肪比较多,高考前我们就约定,等他考试结束,我们一起报班健身。”侯瀛说,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刘翰文的体重已经减至约90公斤。
高考结束以来,刘翰文不仅在坚持健身,而且每天都会学习英语,看哲学通史类书籍,以及练习钢琴,这些事都让他乐在其中。早在10岁时,刘翰文就已经考过中央音乐学院的钢琴演奏文凭级(业余人士可考的最高等级),从3岁上幼儿园至今他都没间断过钢琴练习。
以下内容是澎湃新闻与刘翰文的对话:
做大字卷也需眼睛贴近卷面看,但读题比平时轻松很多
澎湃新闻:很多人没见过高考“大字卷”,“大字卷”跟常规试卷有什么不同?
刘翰文:
常规试卷单页是A4纸大小,“大字卷”单页应该是A3纸大小,字也比平时试卷上的字大,大约是“小三”字号。另外,答题纸上供写答案的每一行也很宽,行数也很多,作文纸上的汉字格子大约有常规考试作文纸上的格子的四倍大。
澎湃新闻:你平时考试用的是和同学一样的试卷?平时考试中遇到哪些困难?
刘翰文:
平时做的常规试卷,读题会比较吃力。
我的眼睛主要是视神经有先天性的问题。视神经有两种,一种管远视,另一种是管近看时的“精细度”的,我是第二种神经发育得不好,看不清近处,并且戴普通眼镜或隐形眼镜都无法提升视力。
日常中,我对面大概坐了几个人,穿的什么颜色衣服,我能分辨出来,但他们衣服上有什么装饰图案或文字,我看不出来,他们的面部表情我也看不出来。
考试时,我几乎要把眼睛贴在试卷上才能看得清上面的字。再加上我的眼睛没有余光,所以我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看,有时候读题看串行了,自己很难发现;还比如数学里带根号的,有时根本看不清到底是几次方根。
澎湃新闻:平时考试你能跟同学在相同时长内做完吗?
刘翰文:
之前可以。可是,从小学到高中,越往后学,题越难,读题的阅读量也越来越大,我答卷速度明显就比别人慢了,高三一模考试差点没做完。
澎湃新闻:你是担心高考可能做不完试题,所以去申请了使用大字卷?
刘翰文:
去年10月,当时也正好临近高考报名了,学校老师给我妈打电话说,国家有给残疾人考生提供“大字卷”的便利政策,但是需要考生有残疾证。老师希望我妈咨询下我的意见。
我从小读的正常学校,我妈怕我在学校被歧视,也怕我太依赖社会关注,不能自立自强,一直没给我办残疾证。但当听说高考可以申请用“大字卷”时,我很开心,因为我很渴望能看清试题,和其他考生公平竞争一回,并不觉得办残疾证会给我造成心理负担。
后来我就去医院做了视力残疾鉴定,并得到了海淀区残联的及时帮助,赶在高考报名前顺利备齐了申请使用大字卷所需的材料。
等到二模时,海淀区虽然没有“大字卷”,但给我设置了单独的考场,并给我适度延长了考试时间。

二模时,刘翰文在单独的考场考试。

二模时,刘翰文在单独的考场考试。

澎湃新闻:高考做大字卷的体验如何,读题时是不是比平时轻松一些?考试时你写字的字体大小跟平时有差别吗?
刘翰文:
读题轻松很多。高考做“大字卷”其实也得趴下身子眼睛贴近卷面看,但读题没平时那么费劲,并且也没出现读题读串行或读漏行的情况,各科发挥都很正常,高考总分比我自己预估的要高。
我平时做的都是常规试卷,习惯了写正常大小的字,高考没有因为是“大字卷”而去将字写得更大。
出成绩前只敢看往年分数线在660分以下的大学
澎湃新闻:所以高考成绩出来前,没想过自己会考这么高的分?
刘翰文:
没有。之前模拟考试,每次我总有一两科会因为读题出问题而考砸。一模到三模的成绩都在630分—660分之间。
所以,等待出高考成绩那段时间,我爸把往年招录分数在600分至670分之间的大学都看了一遍,还跟我讨论了可以填哪几所学校、什么专业。分数要求在680分以上的学校一所也没看。
我爸甚至还问我:分数要求在600分以下的大学要不要也看看?当时我和我妈都觉得,正常发挥的话不至于考600分以下。
澎湃新闻:出成绩之前一家人很忐忑?
刘翰文:
对,我很担心自己的成绩。高考结束我就开始健身了,除了想减脂,还想通过健身来转移注意力,给自己解压。有一天健身结束走在路上,我还自我宽慰,我现在这样还能去参加高考,不管成绩如何都算是胜利了。
澎湃新闻:你什么时候查的成绩?当时什么心情?
刘翰文:
北京通知的是6月25日中午前出成绩,我爸从25日0时就开始刷查分界面了,刷了很久也没出来,就去睡了。早上五点多他又起来去继续刷网页,还是没出来,再后来就去上班了。
我爸刷网页时,我妈也很忐忑,怕我这么多年的付出没得到回报,也怕我辜负了老师们的用心栽培。为了分散注意力,她故意去做家务了。
当天上午,我自己找了部电影播放着,每隔十分钟刷新一次查分界面,10点后终于查到分数了,687分。当时,我拿着手机去我妈跟前说,妈妈,687!我妈当时有点不敢相信,问:什么?687分吗?!
后来,我爸以及学校的老师也知道了我的成绩,大家都很开心。
为记牢英语单词,曾将几千个单词逐一拆分词根、找词源
澎湃新闻:视力问题给你的生活和学习都增加了很多困难,但你高考仍然考出了高分,你是不是从小学到高中成绩一直很好?
刘翰文:
小学六年级最后一次考试,全校600多人,我考了280名。不过那时大家实际相差的分数都很少。
初一上学期期中考试,我考了年级第八名,这让我感到意外,也让我增强了学习的信心。高中前阶段我通常能考年级第一名;高二下学期开始,考试读题的阅读量越来越大,我的考试成绩一般也在年级前三名内。
澎湃新闻:你在学习上有什么好的方法或者经验?
刘翰文:
周围也有很多同学问我有没有诀窍。我说,就是上课听老师讲,听完把笔记的内容背下来,然后做题。很多人听到这里就走了,但我确实是这么做的,历史、政治、生物都有很多需要背的内容。
澎湃新闻:你是不是在记忆、背诵方面有好的方法?
刘翰文:
初中语文开始教古文后,每天早上去上学前,我会把头一天学的内容读三遍,晚上再读三遍,这样基本就都背下来了。过两天后再重复一遍就记得比较牢了。
当然,这个过程中我妈付出了很多。最开始是我妈要求我这样做的,她每天都会检查我的诵读情况。后来,习惯成自然,需要背的内容我都通过这种方式背下了。
澎湃新闻:你花在学习上的时间是不是比别人更多?
刘翰文:
可能比别人花的时间更少。我爸妈从没有对我的学习成绩提出过要求,他们希望我保持好既有视力水平,不希望我过度用眼。更多的时候只是强调喜欢做的、决定做的事,要坚持下去,不能半途而废。
在学习过程中,我记住了那些比较典型的试题的答题思路、要点,再加上我不喜欢题海战术,所以平常我看完题目觉得自己会做的,只是在心里过一遍答案,不会动手去写。
另外,我有一些可能并不适用于别人的学习方法。比如,我偏爱哲学,也喜欢找事物的逻辑关系,背英语单词过程中,我会去找词根。
有人说,背400个词根就记住4000个单词了,但我是把《英语高考必备》中几千个单词的词根逐一都写出来了,并且找了词源、背后典故,甚至连这个单词的词义变迁历史都一并了解了。
澎湃新闻:这项“浩大工程”的是不是需要花很多时间?
刘翰文:
以前我爸妈跟我讲过他们学生时代记单词的方法,但对我不管用。高二我知道英语单词有词根时,正处在疫情期间,居家学习可自由支配时间多,差不多从去年2月到7月,我完成了找词根的工作,整理了厚厚一大本。
对我来说,一个单词就是一个故事,它的词义与延伸义我都能记得很清楚。
孩童时代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游戏、学写字、记笔记
澎湃新闻:在你从小到大的学习、生活中,经历过的比较难的事有哪些?
刘翰文:
幼年的经历很多都没有印象了,很多事都是我爸妈后来告诉我的。
我出生六七个月时,我爸妈带我做婴儿体检,就发现了我视力异常。后来在求医过程中确认,这是一种罕见的无法治愈的先天性眼疾。
幼年,受视力影响,别的小朋友玩皮球 ,我没办法一起玩;别的小朋友爱蹦蹦跳跳,可我看不清路,跑一步就可能摔跤。
我爸妈很希望我安全、健康成长,却找不到适合我的运动。我刚去上幼儿园就连续发了三天高烧。后来,我爸妈想通过让我洗凉水澡来增强免疫力。于是,从3岁至今,不分寒暑,我一直洗的凉水澡。这些年生病的次数确实比较少。
等到要学写字的年龄,由于我有眼颤(一种不自主、有节律性、往返摆动的眼球运动),瞳孔聚焦、定位都很难,所以写字时眼球会不受控制地转动,手也会受影响,跟着眼睛动,字写得很困难,也不好看。
在我小学一年级时,发生过一件令我记忆犹新的事。有一天,我妈正陪我在家做汉字听写作业,她报我写,写到“影”字时,我突然觉得眼前像蒙了一层雾,但是眼睛没有痛感,所以我仍在继续写。
我妈当时却敏锐地发现,我写的“影”字比前面写的字都大了很多。第二天她就带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我的眼球在生长发育过程中牵扯到了神经,影响了血管,并导致我左眼眼底增生的几根血管‘炸’了,眼球玻璃体里全是血。
我平时学习、看近处主要依赖左眼,所以我妈被吓坏了。后来,我妈打听了医术高明的医生,带我去做了手术,并请医生为我的右眼做了预防性治疗。
再往后,遇到的困难是做学习笔记。高中学习中,记笔记很重要,但即使离屏幕半米远,我也看不清老师PPT上面的字,并且我写字也比别人慢,来不及记笔记,光听课又一下子记不住这么多内容,心里很着急。
好在后来我经得老师同意,可以课后找老师要PPT,放学回家后再自己边看边做笔记,学习负担相对减轻一点。
目前已填报北大元培学院,未来会坚持练钢琴
澎湃新闻:现在已经进入填报志愿阶段,你报了哪所学校?
刘翰文:
出成绩后,北大、清华招生办的老师都给我打电话了。我是文科生,很喜欢哲学、历史类,已经填了北大元培学院。
澎湃新闻:上大学后,日常生活你可以自理吗?
刘翰文:
我妈一直把我当作正常孩子养,很重视培养我的自理能力,从我一岁多开始就教我如何避开水坑、马路边缘以及各种障碍。我小学到高中就读的学校都离家比较近,熟悉路线后,我可以凭着模糊的视线和方向感,独立上下学、去学校食堂吃饭。
另外,6月26日,我和家人应邀去北大参观时,北大的老师并没有介意我的视力问题,还表示学校能为我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我想,进校后如果有同学能陪我走几次主要路线,我就能基本熟悉环境,不太需要帮忙了。
关于我可能看不清黑板的问题,北大的老师表示,课堂内容都会同步录视频,课后可以自己看回放。
澎湃新闻:对于这个假期,包括大学生活你有什么计划或期待?
刘翰文:
刚进幼儿园时,我被琴声所吸引,我爸妈觉得弹钢琴不太费眼睛,未来我或许可以走艺术这条路,所以我从幼儿园就开始练钢琴,中间没间断过,并还想过参加艺考。
直到高二时,我才决定直接走高考这条路,希望自己的人生能有更多选择、更多可能性。
高考结束后至今,我基本保持着每天上午学英语、看课外书,下午练钢琴、健身的生活节奏。

刘翰文在德国参加文化交流演出。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