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资讯 > 科技 >

土壤改良+技術支持讓民樂村“鹽鹼地”變“致富田”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2-11-21 01:21 浏览:

8月底,嫩江灣畔的吉林省西部大安市,叉干鎮民樂村的水稻開始灌漿,稻穗日漸飽滿。這是孫秀鳳種水稻的第6個年頭,今年她家一共種了9公頃。

民樂村現在有大約1136公頃水稻田,畝產1000至1200斤,這應該是這片土地給予村民們最好的回報了。風起時,稻浪翻滾,濕潤的空氣裡彌散著淡淡的稻香,而僅僅就在6年前,這裡卻是另一番景象。

所謂鹼不拉就是鹽鹼地,像鹼面子一樣的鹽鹼土是這片鹽鹼地最大的特征。大安市所在的吉林省西部雖然地處中國東北平原,卻不是人們印象裡肥沃的黑土地,按照土質區別,這裡屬於蘇打鹽鹼地。

記者:蘇打鹽鹼地和我們通常理解的鹽鹼地有什麼不同?

自然資源局 李金有:它的區別它的含量,(蘇打鹽鹼土含有)碳酸鈉和碳酸氫鈉,就是俗稱的小蘇打,咱們吃的面起子就是這種成分。但是放到土壤當中他對土壤的危害性特別大,鈉離子一多其他物質就進不去了,把苗給傷害了。

土壤酸鹼度,也就是pH值超過7.5,就會被判定為鹼性土壤,而大安鹽鹼地的pH值平均高達9至10.5。通常,鹽鹼含量高的地方裸露在地表高處,而有地表水覆蓋的窪地,往往鹽鹼含量相對較低,村民們根據經驗,把這些地方開墾出來用於耕作。

鹽鹼地被稱作地球之蘚,高處的重度鹽鹼地和地處的輕度鹽鹼地犬牙交錯,村民們隻能見縫插針地小心耕作,雖然低窪處鹽鹼含量相對較低,但畢竟不是正常的土壤,一不留神還會變成重度的鹽鹼土。

吉林省大安市自然資源局 原總工程師 李金有:這個地方有一個特點,就是十年九旱,降雨量非常低,蒸發量大,蒸發量是降雨量的四倍。蒸發就把土體當中的鹽分帶到地表上來,然后逐漸積累。另外很重要的是沒有什麼措施,所以它就逐漸向其他地方蔓延,次生鹽漬化。

次生鹽漬化給田間的道路、引水和排水設施建設增加了難度,長期以來,鹽鹼地區域裡的耕地隻能種植那些不需要太多設施的玉米、高粱等旱地作物。

在大安,一度流傳著 “鹼地白花花,秋后不收啥”的俗語。脫貧攻堅戰前,作為以農業為支柱產業的縣級市,日益加劇的土地鹽鹼化,成了讓大安市不得不直面的現實。大安市曾是大興安嶺南麓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和吉林省8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2015年時,民樂村依然有205戶建檔立卡貧困戶。朱寄銘當時在民樂村所屬的叉干鎮擔任黨委書記。

吉林省大安市農業農村局局長 朱寄銘:2015年末國家開始脫貧攻堅工作,最主要的是老百姓的收入問題。老百姓隻要掙到錢了,他就能脫貧。通過什麼渠道你掙到錢?我們現在最大的資源就是土地資源。雖然有土地資源,但我們不是老百姓所謂的糧田,都是原來那種鹽鹼地。

根據國家原國土資源部2021年8月1日公布的全國第三次土地調查結果顯示,大安市共有95.78萬畝鹽鹼地為未利用地。根據大安市自然資源局提供的數據,僅民樂村就有大約790公頃的鹽鹼地。

至今,看著這滿眼的黃綠,民樂村的村民對6年前發生的事情還是有些匪夷所思。幾十年來一直廣種薄收的鹽鹼地,突然間變成了高標准的糧田,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呢?

雖然一些農戶小規模地水稻種植曾經失敗過,但是用種植水稻的方式來改良鹽鹼地,並不是農民的異想天開,這種方式早已成為研究東北蘇打鹽鹼地治理的科學家們的共識。2012年,李金有擔任了當時的大安市國土資源局土地整理中心主任,謀劃鹽鹼地治理的工作。

吉林省大安市自然資源局 原總工程師 李金有:重鹽鹼地土壤的惡劣結構,必須得用改良劑去進行改良。我們總結出來以稻制鹼是最成功的辦法,在水層作物下才能夠控制鹽鹼。

先將高低不平的鹽鹼地平整,壓上沙土后進行旋耕,用土壤改良劑干預,再放水泡田洗田,在此基礎上進行水稻種植,就是所謂以稻治鹼。整個過程需要大量的水資源,而大安在歷史上一直是座望水興嘆的城市。

大安市地處吉林省西部,嫩江、洮兒河從境內流過,因為沒有足夠的引水和排水系統,隻能任由河水向東奔流匯入鬆花江,而無法獲取它們的水資源。

十幾年來,特別是近十年來,借助國家和省級財政持續投入,大安市實施了一系列大型引水和排水工程,不僅引進了嫩江和洮兒河的水,在此基礎上,還把大安市內的一些水塘、湖面和引進的河水連在了一起,為鹽鹼地改造提供了水利基礎,連民樂村都具備了就近引水的條件。

僅僅有水還不夠,要建設水稻田,平整的土地、完備的田間配套設施必不可少,加之土壤改良,一切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沒有錢,隻能等。黨的十八大后,糧食安全成為治國理政的頭等大事,各地積極加大了耕地投入。2015年,機會終於來了,大安市原國土資源局向吉林省級財政爭取到了一個1.4億的土地整理項目。

吉林省大安市自然資源局局長劉樹東:建設佔用耕地要補充耕地,按照土地管理法要求就是佔一補一、佔優補優,佔水田補水田,把這個(鹽鹼)地做出來以后。一是我們本地佔用耕地時候需要補充耕地,等多余的(地)拿到國家和其他地區給我們一個經濟上的補償。

一旦把未利用的鹽鹼地改良成耕地,就可以在國土資源系統的佔補平衡交易平台上進行交易,這些耕地指標會被那些佔用了耕地卻無法就地補充的地區購買,交易價格一般為被佔用地或者周邊耕地數十年的收入總和。鹽鹼地被整理成水稻田后,不僅能讓農民的耕地條件變好,耕作面積變大,還能再利用佔補平衡政策進行耕地指標的交易,為大安市地方財政增加一筆可觀的收入。在當時如火如荼的脫貧攻堅戰中,這個項目無論對大安的貧困人口脫貧還是對地方財政收入增長,都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民樂村貧困人口較多,屬於重度鹽鹼區,附近又有水利設施,被選為項目實施地。

2016年新年前后,民樂村村民們突然聽說了一個消息,村裡的兩個村民小組,胡昌窩棚和董勤屯的土地將全部被納入整理項目,其中包括大約200多公頃現有耕地和與其交錯分布的大約790公頃鹽鹼地,以及近600公頃的荒草地、未生長樹木的林地等其他地塊,這些土地經過平整、鹽鹼治理、田間配套設施建設,將形成的1000多公頃集中連片的高標准水稻田。

2016年,土地整理項目在民樂村掀起了軒然大波,村民為什麼會反對一個看上去能夠讓他們增收的項目?到底發生了什麼,讓朱寄銘覺得他這兩年抵十年呢?

2016年3月11日,民樂村為了討論土地整理項目召開第一次村民代表會,朱寄銘和李金有都來了。

在這次村民代表會議上,民樂村的土地整理項目沒有通過。

类似网站: